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

Find the answers to all your questions about EVO ICL lens (EVO).

搜索常见问题

用于近视和散光的植入式 Collamer 晶体 (ICL) 是一种屈光性晶状体,也称为有晶体眼人工晶体。 “Phakic”表示眼睛的自身晶状体还存在,“IOL”表示人工晶状体,或眼睛内部的自身晶状体。 EVO ICL 是一种后房植入物,通过眼睛上的一个小切口植入,放置在虹膜(眼睛的有色部分)后面和天然晶状体前面,以改善您的近视和散光。

EVO ICL 晶体 (EVO) 用于矫正中度至高度近视。 EVO ICL和EVO TICL手术旨在安全有效地矫正-3.0 D至-15.0 D之间的近视,降低-20.0 D的近视,以及矫正1.0 D至4.0 D的散光。如果您的度数在这些范围内, EVO ICL 手术可以提高您在不戴框架眼镜或隐形眼镜的情况下的远距视力。因为 EVO ICL 可以矫正的是远距视力,并不能消除对老花镜的需求,所以即使您以前从未戴过老花镜,也不排除您未来可能需要佩戴老花镜的需求。

EVO ICL 可以是可以替代其他屈光手术的手术方案,包括激光辅助原位角膜磨镶术 (LASIK)、屈光性角膜切削术 (PRK)、切口手术或其他矫正近视的方法,例如隐形眼镜和框架眼镜。

孕期和哺乳期患者以及前房角窄的患者,因为这样会留给 EVO ICL 晶体的空间太小。患者教育手册提供了一份额外的列表,列出了一些限制条件。在做出有关 EVO ICL 手术的决定时,您应酌情考虑。

EVO ICL 手术的主要好处是永久矫正或减少您的近视和散光,让您在无需框架眼镜或隐形眼镜的情况下远距离看得很清楚,减少您对框架眼镜和隐形眼镜的依赖。除了改善裸眼视力(不戴框架眼镜或隐形眼镜的视力)外,您的最佳矫正视力(戴隐形眼镜或框架眼镜的最佳视力)也可能会得到改善

在植入 EVO ICL 晶体前后,请遵循您的眼科医生的所有指示。服用任何处方药,并安排和医生进行所有推荐的回访。回访通常会在 EVO ICL 手术恢复后每年一次。如果您遇到问题,请立即联系您的眼科医生。

该材料称为 Collamer®,是一种胶原蛋白共聚物,含有少量纯化的胶原蛋白,是 STAAR Surgical 的专利;其余部分由与制造软性隐形眼镜材料的类似材料制成。它具有很高的生物相容性(不会在眼内引起反应)并且稳定。并且可以过滤紫外线。

在投放市场之前,EVO ICL 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和开发。如今,全球已销售超过 2,000,000个晶体。一项调查显示,超过 99.4% 的患者对他们的晶体植入感到满意。 EVO ICL 拥有出色的临床结果记录。此外,EVO ICL 晶体已在国际上销售超过 10 年。

EVO ICL 旨在永久矫正视力,无需维护。但如果将来需要,您的眼科医生可以将其移除。如果您的医生移除了 EVO ICL 晶体,您将失去它带来的近视矫正的好处。

不会。EVO ICL 位于虹膜(眼睛的有色部分)后面,您和其他人都看不到它。只有您的眼科医生才能判断您是否做过视力矫正手术。

EVO ICL 植入后通常不会被感觉到。它不附着在眼睛内的任何结构上,并且一旦就位就不会四处移动。

EVO ICL 手术是门诊手术,这意味着患者接受手术可在当天离开。该过程本身通常需要 20-30 分钟或更短。患者需要​​有人在手术当天开车送他们回家。手术会施用轻度、局部或局部麻醉。手术期间或之后几乎没有不适感。医生可能会开一些眼药水或药物,并通常会安排在手术后的第二天进行回访。

参考

1Patient Survey, STAAR Surgical ICL Data Registry, 2018

2Sanders D. Vukich JA. Comparison of implantable collamer lens (ICL) and laser-assisted in situ keratomileusis (LASIK) for Low Myopia. Cornea. 2006 Dec; 25(10):1139-46.

3Naves, J.S. Carracedo, G. Cacho-Babillo, I. Diadenosine Nucleotid Measurements as Dry-Eye Score in Patients After LASIK and ICL Surgery. Presented at American Society of Cataract and Refractive Surgery (ASCRS) 2012.

4Shoja, MR. Besharati, MR. Dry eye after LASIK for myopia: Incidence and risk factors. European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. 2007; 17(1): pp. 1-6.

5aLee, Jae Bum et al. Comparison of tear secretion and tear film instability after photorefractive keratectomy and laser in situ keratomileusis. Journal of Cataract & Refractive Surgery , Volume 26 , Issue 9 , 1326 - 1331.

5bParkhurst, G. Psolka, M. Kezirian, G. Phakic intraocular lens implantantion in United States military warfighters: A retrospective analysis of early clinical outcomes of the Visian ICL. J Refract Surg. 2011;27(7):473-481.

*American Refractive Surgery Council